天末凉风

殊途同归,亦不愿同道殊途。
存档用小号
techi单推。
邪吹,阿邪有那么好——


单推平
曹荀郭,邦良信,孟(王)杜李,备庞亮
自学算卦ing
农药信白统亮邦良
文野all太主陀太陀思厨
全职叶受only主伞修韩叶双叶
盗墓邪受主瓶邪
天行霍游
反逆朱修
漫威锤基/盾冬
恋与沉迷李怼怼
戏精宿舍现欧本白
某拉面马场林
女优渡边麻友加油!
蔡徐坤披金成王。
……
也是穷苦娃娘一枚
家有麦子包子15s

【w平】请不要随便打碎玻璃啊,平手小姐(中)

过秦楼:

w平


我流六单不良平&偶像平


寒假过度思念小平的产物后续。


故事类似于:只有我能拯救我。


不借指任何事情。


请勿上升正主x





前文:



 
 






  09
  平手遇见过无数伪装自己的人,她们伪造了她的发型、她的声音,甚至她的性格,但是却无法仿造出她的眼神,她生来是统治者,尊者的眼神无法被模仿。
  但是那一刻,她的心里是抑制不住的讶异。这个看似文弱,有着一头蓬乱短发的小姑娘,黑曜石般的眸子里写满了倔强。
  “你是最成功的模仿者。”平手淡淡的说,“说吧。你到底是谁?有什么目的。”
  那女孩看起来有些害怕,受惊的样子像是一只被掐住脖子的水獭,她小心翼翼道:“我是平手友梨奈。欅坂46的平手友梨奈,我没有恶意,在下班路上看见你晕倒了,就把你带回来了,你不要害怕。”
  “你是偶像?”平手迟疑了一下,她无法确定女孩话里真假,她的世界向来不存在会被时间幻灭的美好事物,但可以确定一点,她的确属于“无害”,“你可真不像。”
  那孩子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,抬手挠了挠头:“嗯。圆脸,还臭脸,天天唱着和其他团体画风不一样的歌,的确不像偶像。”
  平手审视着这个腼腆甚至有些胆小的姑娘,心想着你可和自己说的相去甚远。
  “不过虽然不像偶像我还是偶像啦。我也一直在努力做好我的工作。”那女孩怕她误解什么,忙着说。
  “不是。我的意思不是这个。你很好看。”平手认真的说,她从来没有接触过友梨奈这样的女孩子,也不知道怎样说才能让她明白她的意思,“你的眼神,不像是偶像的眼神。”
  女孩愣了一下,笑起来:“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。”
  阳光透过纱窗打出金色的阴影,平手看着女孩,就像看着另一个世界的自己,只不过那一方是光,自己是影。
  “那我可以相信你吧。”眼神像狮子的女孩说,“友梨奈。”


  10
  友梨奈觉得这个女孩真是矛盾极了。嘴上说着不会管自己,却每天都会守在回家的路口默默等着,见到她了,便强硬地夺过她手里的包,红着脸牵起她的手。
  “其实你可以不接我的。”友梨奈经常这么说,“这条路我已经走了千百回了。”
  “我愿意,与你无关。”平手总是这么回答。
  这是友梨奈熟悉的回家的路,对于平手来说却是陌生的。平手惧怕所有的不可控。对一无所有的人来说,最残忍莫过于剥夺刚刚的“获得”。
  “即使失去一切
  也有想要的东西 
  不顾一切地
  天涯海角的追求
  Rock you!”
  “我想等你回家,这样我也可以慢慢发现自己的价值了吧。”


  11
  友梨奈总是工作到很晚,往往是月上梢头,踏着几点暗淡的星光,才出现在路的尽头。到家后友梨奈总是让平手先行洗漱,洗漱完的平手就躺在她的床上,装睡。
  弱化了视觉的夜里,感官往往被无限放大。
  平手听见衣物摩擦的窸窸窣窣,听见水龙头低哑的嘶吼,听见阳台的有水滴落。
  嘀嗒、哗啦。
  她感觉有气流从耳畔吹向脖颈,温热的感觉促使她紧张地绷紧了身体。她感觉女孩的手抚过她的额头和脸蛋,直到女孩躺下,侧着身子躺在她身边和她说完一句轻轻浅浅的“晚安。”
  晚安。


  12
  友梨奈被大量的工作折腾的超负荷了,几乎一闭上眼就睡着了。也是这时,平手才缓缓睁开眼,眸子里尽是晦涩。
  她叹了一口气,轻手轻脚地将友梨奈移到了床的内侧。友梨奈一旦睡着了就算平手在家里摔碎了一厨房的玻璃杯都难醒,但是平手仍然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身子探到床边,慢慢地起身。所幸现在是夏天,友梨奈乖乖地在空调房里裹着一层薄毯,避免了着凉的可能。
  平手心里唾骂了自己几句,将友梨奈刚才随意洗了一遍的衣物从衣架上取下,认命地躲到屋子另一头的厕所里重新清洗。
  权当房租了。
 
  13
  平手总是闲着。
  暂且脱离了过去的灰色生活,一时间无所事事,她只好抱着遥控器,蹲在电视机旁,随意切换着频道。
  她想看看不一样的友梨奈。
  她没有问友梨奈具体的行程,甚至不清楚她上过哪些节目,有哪些曲子。她只是按动着翻页键,仔细搜寻着友梨奈的身影。
  那个爱笑的,却说自己总是臭着脸的女孩。
  她相信缘,牵引了这段本不应该存在的遇见的缘。
  电视里灯光骤然暗了,镜头扫到了友梨奈,伴奏声渐出,镜头聚焦。短发女孩头低垂着,凌乱的刘海遮挡住了她的眼睛,她的声音愤怒而不甘:
  “僕は嫌だ!”
  歌声渐入,舞蹈逐步激烈,她依然看不见女孩的眼,她相信那双眼是落魄的,落魄到不曾期望世人理解,但又坚定,执着着自己坚持的事情。
  平手安静地看着电视,友梨奈的舞蹈很显然带来了不小的冲击,看她跳舞,就像是在欣赏一件稀世的艺术品。很显然,与女孩说的一般,舞台上的她,与平常的她,像是两个人。女孩的动作干净利落,裙角飞扬,舞台渲染上一片又一片的蓝光。女孩蹲下,挺直腰杆,她的手臂直直举起,指向镜头。
  平手一瞬间觉得这是指向她的。她也很清楚这是妄想。
  她是败狗。
  连发出“僕は嫌だ”的资格都没有。
  友梨奈的胸口微微起伏,喘着气。她努力抬眼看着镜头,发丝缝隙间,露出几点黑色,灯光映不进她的眼,显得深邃异常。友梨奈牵扯着嘴角,挂上了一个疲累的笑。没有笑进眼里。
  平手骤然觉得无比愤怒。愤怒到想将眼前的玻璃杯全都摔碎。她觉得她很了解友梨奈了,到头来还是一点都不明白。
  那双眼不是友梨奈的。
  那个眼神不是友梨奈的。
  那些都不是友梨奈的。
  那只是歌里的世界观赋予她的,她本质,只是一个十六未满的女孩。


  14
  “友梨奈,你应该笑。”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
tbc


小平好想你QwQ


 

评论

热度(19)

  1. 天末凉风过秦楼 转载了此文字